反过来抚慰他们:放心吧
2019-12-04 07:1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火车开动的刹那,我从车窗探出头去,同他们挥手告别,一直不言不语的妈妈突然抬起了头,眼里竟有了泪。她紧跑着,挥动起双手,脱口喊了出来

萍欢快地叫着,同时在空中打了一个别致的手势。朋友们也善意地哄笑起来,我的脸唰地红到了耳根。

晚上,临睡觉时,我推开了妈妈的房门。倚着门框,又一次对她说:妈妈,我不是说过嘛,别叫我小名!可是我的名字在她口中却变得十分生硬,似乎很绕口。

那天是我16岁生日聚会,好多同学朋友都跑来了,家里的小客厅里挤得满满的。我一边给大家分发糖果,一边忙不迭地说着谢谢。爸爸妈妈在厨房里忙着做菜,当一碟碟香气四溢的精美的小菜端上餐桌时,同学萍将送给我的大蛋糕端了上来。我立刻连声称谢着打开蛋糕盒,我喊道:妈妈,拿刀子来!

不知为什么,随着年龄的增长,再听到家人唤我小名竟有些不舒服了,好像有一种不被尊重的感觉。终于有一天,我在听到妈妈又一声淼儿的呼唤后,郑重地对她说:妈妈,我有大名的,别叫我小名好吗?然后在妈妈惊愕的表情里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分别的那一天爸妈一齐送我去车站,爸爸一直喋喋地叮三嘱四,妈则沉默着,显得有些黯伤。我大人似的笑笑,反过来抚慰他们:放心吧,没事的,我已不是孩子了。

不知怎的,妈妈竟在短短几天内学会了很有味地叫我的大名,而且同以前叫我小名那样顺口熟练。我自然很高兴。

大约我的出生与水有关,于是颇懂斯文的外公顺口给我起名叫淼儿。在淼儿、淼儿的呼唤中我慢慢长大了,到了要上学的年龄时,爸爸觉得该有个体面的学名才对,便为我取了个挺大众化的名字,可家里人还是淼儿,淼儿的叫。特别是妈妈叫得犹为响亮频繁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hjyrm.cn2018六和,34123香港马会开奖结果,六合宝典香港今天开奖结果,香港六合彩六合宝典资料,34123香港马会开奖结果,ww22993开奖现场版权所有